永利电子游戏网址-官网首页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员工生活 > 文学天地 > 正文

    二号煤矿余德水散文——矿工的冬

    2019年11月15日 15:42 余德水 


    冬天来得很急,在一夜的昏沉中卷来点点银白。清晨念着妻子迷蒙的叮咛,轻吻沉睡微鼾的孩子,融入窗外的冷冽中。

    矿工的冬天是很难看到初阳的,这个时间的天空依旧很暗,只能听到冷风在角落里的喘息,卷起来的碎雪在脸上化成水雾。淡淡的灯光下,寒鸟未醒,唯有风雪路人。这样的初冬特别的冷,积不下的雪比厚雪吸收更多热量,钢针一样儿的冷风刺到骨头刺到脊髓里,从尾椎开始、一直凉到脖颈子。

    这样的清冷,其实对于矿工也是享受。到了矿上换上作衣,点开额前的矿灯,循着冷光安静地潜入幽深的巷道。地平线将世界隔绝划分成两半,一边是白,一边是黑。地平线下的冬天没有苍茫飘雪、岁寒松柏。幽暗却拥有自己的太阳,始终照耀在上方,在巷道的躯体里流淌;机械轰鸣里听不见落雪的声音,只有萦绕耳旁的喧嚣;巷道里的风如同地面上那般猛烈,乌金翻滚卷起的却是阵阵热浪,饱蘸煤尘的汗滴蒸涸成盐渍,稍厚的作衣都变成燥热的累赘。在冷热间穿梭,这就是矿工的冬天。

    这个时间外界更渴求着被囚禁的阳光。地平线下的矿工为了这份渴求,忽略了季节流转,在习以为常的黑暗中,静默地用掘出一条战线,把深埋的阳光慢慢揹成黑色的碎片,却无人看懂生存之所以艰辛的脊梁。

    不,还是有人懂的。矿工的疲累,家人最明白。镶雪的窗,裹着父母眺望的目光;转角的雾,氤氲妻儿等待的身影,总有一盏灯在风雪归途的尽头眷存温暖,坚持着守候的诺言。

    矿工的冬天挺着铮铮的脊梁,矿工的冬天恋着平凡的幸福。(作者单位:二号煤矿)

    上一条:双龙煤业穆海宏散文——印象南泥湾 下一条:生产服务分公司刘丹散文——退休

永利电子游戏网址-官网首页